由《菊与刀》看日本

时间:2019/11/1 14:03:43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阅读:18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们现在提到日本,仍然会有较深的偏见,二战中,日本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和苦痛不仅是空前的,相信也是绝后的。这种深远的影响甚至让半个世纪后我们这一代的很多人仍旧难以释怀,尤其是近年来日本和中国的冲突和矛盾时有发生,这些事件总会让我们联想到半个世纪前日本在中国犯下的罪行。可是,如...
我们现在提到日本,仍然会有较深的偏见,二战中,日本给中国国民带来的巨大灾害和苦痛不仅是空前的,信任也是绝后的。这种深远的影响甚至让半个世纪后我们这一代的很多人仍然难以释怀,尤其是近年明天将来本和中国的冲突和抵触时有发生,这些事宜总会让我们联想到半个世纪前日本在中国犯下的罪行。可是,假如我们真的抛开仇恨,以一个沉着的视角看日本,似乎可以理解他们的一些作为和行动。当然,这不是说疏忽他们的恶劣行动,只不过只有深刻剖析日本文化和所谓的日本精神我们才能以公正客观的立场对日本人进行评判。
  日本,一个小小的立锥之地,一个资本极端匮乏的岛国,一手造就了一场世界大战,另一手造就了二战后世界最大的经济事业。战时的日本为什么要扮演令人发指的侵犯者?日本的野心到底多大,真的想吞掉美国吗?成为独一一个被原枪弹轰炸的国家后,又是如何中兴崛起的?二战后经济衰退、政局纷乱的日本是否还秉持着大国情怀?《菊与刀》这本书是我看过的最难读下去的一本书,文字死板,说话生硬,但当我真的读完了,又感到受益良多,上述问题都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谜底。“菊”是日本皇室家徽,“刀”是武士道文化的象征。本尼迪克特用“菊”与“刀”来象征日本人的抵触性格,以一个西方人的沉着视角,通览日本独特的文化传统和民族性格。既抓住了日本文化细致的地方,又将它置于东方文化与宁靖洋岛屿文化的人类文化学视野里。时至今日,本尼迪克特被公认为历史上最懂日本人的作者,这本书被公认为史上描写日本文化第一书。
  一位严谨的评论家论及日本人以外的其他族裔,他不会说他们空前的礼貌,又加上一句:“然则他们蛮横、骄傲自信。”当他说到他们在行为上无比刻板时,他不会弥补:“然则他们很轻易接收激烈的改革。”当他认为他们温驯时,他不会过多的解释他们并不轻易接收上级的控制;他不会既说他们高尚宽厚,又声明他们粗鲁、睚眦必报;也不会既说他们勇敢异常,又细述他们的怯懦、不果断;也不会既说他们不介意别人的意见、自行其是,有说他们极具长短心;也不会既说他们的军队中有着机械人般铁的纪律,又描述军队中的士兵是若何不屈服管教;也不会既说他们热情于西方学识,又强调他们的极端保守;他不会写一本书讲述该民族是若何爱美,若何给予演员、艺术家以及培养菊花的艺术以崇高评价,又写一本书来说明这个民族是若何醉心于刀剑文化和武士的至高荣誉。
  然而这些抵触在日本人身上都是千真万确的。日本人既好斗又温和;尚武又异常爱美;粗暴又异常有礼貌;刻板又异常懂得变通;温顺又异常起义;高尚又异常粗俗;勇敢又异常怯懦;保守又异常热情于新事物;他们异常在意别人对他们行为的看法,而当别人对他们的过失一无所知时,他们心里会充满罪恶感;他们的士兵受到了彻底的练习,却又具有反抗性。
  日本人在战斗中的信条是“精神胜于物质”。英雄飞行员中弹后用“精神力量”完成汇报工作、练习用精神抵御困倦和饥饿等广播宣传深得日本人心,但这在战斗中的美国人看来这些都是无稽之谈。日本人在传回本国的战斗中的影像从来不是胜利凯旋的欢呼排场,而是诸如在泥泞中行军、军队死伤惨重的排场,这在我们看来完全是否决战斗的宣传视频,在日本人看来却是战斗在料想之中,事态在顺利成长,军民必须齐心作战。
  天皇是日本军民崇拜的对象,在他们看来无天皇的日子是弗成想象的。日本人在战斗中的就义精神是“遵圣意”,否决战斗的日本人会批评军队最高司令,但他们不会批评天皇。日本人的军医在军队中老是优先救治美国俘虏而不是本国士兵,本国士兵重伤时会被军医射杀或自杀,但美国战俘却有着医生治疗。日本人在战斗中实行不屈膝投降政策,他们视屈膝投降为巨大耻辱,但他们一旦不得不被俘获,他们就会做一名模范战俘,忠诚于敌对势力。他们的行为准则是:选择了一条途径,便尽心尽力,一旦失败,便会自然地改变方法。
  日本人讲求各得其所,他们信赖等级制和秩序。日本人对于等级制的信心建立在对于小我与他人、小我与国家的关系业已形成的整套观念的基本上。中日两都城崇尚孝道,但中国人的“孝”建立在宗族组织之上,这就要求中国人人有姓氏。可直到十九世纪,日本只有贵族家庭和武士才被允许应用姓氏,上流社会才有族谱。在以前,日本人并不是尽忠于宗族集团而是封建领主,一小我与他的藩联系在一路。“各得其所”不仅意味着辈分的差异,还意味着年纪和性其余差异,每个日本人都在家庭中进修等级制习惯,并把他们所学的运用到政治和经济等更广阔的领域。纵观日本的全部国家的历史,日本是一个特权阶级盛行的社会,尊重阶级特权始终是日本生活的基本准则。
  宣告近代日本到来的号角声是“尊王攘夷”。明治维新使日本在各个方面进行了改革,变革并不盘算削弱等级轨制,只是简化了等级轨制,天皇被推上权力之巅。“各得其所”仍然奏效,只不过市、町、村的地方行政权力也获得了承认。日本虽然进修了欧洲的君主立宪,却没有进行观念上的改革,他们认为等级制和秩序仍然是传统社会留下的精华。所以,在社会的外面运转上日本欧化了,可深层次下的传统运起色制仍在延续。
  日本人认为自己是历史和社会的负债者。日本人强调“恩”,包括对祖先和同时代的人的“恩”。首先,日本人都遭遇“皇恩”,即欠天皇之债。日本人认为,神风队员每次自杀式进击都是在回报皇恩,为守卫宁靖洋岛屿而战死也是在回报浩荡的“皇恩”。日本人也承认父母、师长教师和主人的恩,他们必须在未来报恩以还债。也就是说,日本人接收他人的支援必须附有前提,才能接收这种赞助,并在之后合适的机会“报恩”。报恩伦理观在日本社会顺利履行,使得日本人毫无怨言地实行各类义务。“受恩”不是美德,“报恩”才是。日本人把“报恩”分成不合的范畴,有义务和情义之分,他们都是无前提遭遇的。在日本,行孝可能意味着要忍受很多,儿女忍受父母的一切,儿媳忍受婆婆的一切。同时还要对天皇“尽忠”,当天皇命令开战,日本军民不屈不挠;当天皇宣布屈膝投降,举国屈服,甚至礼貌迎接来占领日本的美国军队。
  “情理”对日本人来说是最难遭遇的。实行义务理所应当,但答谢“情理”则充满着不快。岳父和公公是情理上的父亲,岳母和婆婆是情理上的母亲,抚养儿女是义务,而照顾侄子侄女则是情理。“情理”的定义中有“不愿意”的意思,然则人们为了避免恐怖的训斥:“你是一个不懂情理的人”,而不惜一切价值答谢情理。情理还类似于借钱,隔得时间越久,之后答谢情理的程度就要像涨利息一样增加。
  当日本人蒙羞受辱,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洗刷污名。这在日本是一种美德,一个正派的人对侮辱的感触感染同对恩情的感触感染同样强烈,都要卖力回报。这种受侮辱和诽谤属于“对名分的情理”范畴,追求“平衡”的复仇和沉着控制就是一种美德,女人临蓐时不能大声喊叫,汉子勇于面对苦痛和危险,这些都是使自己声誉不受玷污的美德。以前,日本人洗刷污名会向他人复仇,今天,日本人更多的是熬煎自己。日本人从小到大都尽量避免竞争以削减受辱的情况的发生,还有许多礼节规避名分受辱,他们坚信只要各个阶级的人按规定行事,王子和农民可以获得一致的庄严。因为避免竞争,所以出国的日本人很难适应国外的竞争社会,他们会茫然不知所措,在世人面前非分特别重要。“对名分的情理”受损而熬煎自己的极端行为就是自杀,他们认为自杀可以成为保全声誉的最背工段。
  像日本这种极端要求回报义务和自我约束的道德准则,似乎果断认为身体的欲望是人心坎的罪恶,这也是古典佛教固守的教义,但日本的道德准则却对感官享乐那样宽容,这就加倍令人惊异。他们把肉体享乐算作美术一样培养,在他们充分享受之后,他们又会为了义务就义享乐。日本人最爱好的身体上的小快乐是洗热水澡,无论贫富,天天傍晚人们都邑在洗净身体之后浸泡于滚烫的热水中,抱膝而坐,享受一种消极放任的艺术情趣,年纪越大,情味越浓。他们也重视强身,极端的方法就是冲凉水,这种方法被称为“寒稽骨”或“水垢离”,裸露自己于严寒之中,也是为了强身。睡觉是日本人另一种嗜好,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能安然入睡。士兵连续行军三天而只有十分钟歇息时间,日本军官解释道,士兵们已经知道若何睡觉,需要练习的是若何不睡。与此类似,吃饭也要练习,练习若何挨饿。日本须眉娶亲后可以公开地进出妓院和与艺伎相处,妓院是廉价的性享乐场所,而艺伎则是经由练习的美男,她们一般卖艺不卖身。日本美男秀美中透着一股豪气,光彩照人,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两颊融融,霞映澄塘,双目晶晶,月射寒江。这种享乐是名正言顺的,妻子甚至会恭送丈夫去艺伎之处享受感官快乐。
  日本人不像我们这样,认为世界是善良与邪恶斗争之地,用他们的话说,人生是由“忠的世界”、“孝的世界”、“情理的世界”、“仁的世界”、以及“人的感官世界”等许多世界构成的。日本人不经由过程整体评判一小我,而是说他“不懂孝道”或“不通情理”,他们会明确指出一小我的不足之处。日本人认为每小我的灵魂都闪着光辉,只不过灵魂如同一把刀,要勤于磨砺才会不失光泽,使自己的品行臻于至善。《四十七士》是日本广为流传的若何打破道德的困境的经典故事,这里不再赘述。假如用一种品德代表日本道德准则的高度,日本人会选择“诚”,其基本含义是,热情地遵守日本道德准则和“日本精神”所指引的途径。无论“诚”在特定的情况下有多么特其余含义,均可理解为它是对公认的“日本精神”的某个侧面的颂扬,或者是对日本道德准则所示指标的颂扬。在任何说话中,人们常用来表达落空或获得自负的语境,很能说明的他们的人生观。在日本,“自重”是指“自我尊重”,当一小我说“你要自重”时,它的意思是说:“你必须精明地估计自身处境的所怀孕分,不做招致别人训斥或削减成功机会的事”,这经常是与我们所谓的“尊重自己”相反的意思。
  日本关于自我教养的概念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培养能力,另一类则是培养比能力更多的器械,我们把第二类称之为“圆熟”。教养是一种压抑,个体会为这种对其愿望的压抑认为愤恨。在我们看来这将会是一种自我就义,可日本人从来不认为存在自我就义,因为就像我上面讲到的,日本本身有着“互惠”的约束力,存于其等级秩序之中,自我就义在他们看来是获得回报的必经之路。获得驾驭生活的能力之后的教养是在追求“圆熟”,“圆熟”者全然意识不到“我正在做”,如同电流在电路中自由流动,游刃有余。这种境界即“一点”,英语中的“One-pointed”,行动完全与行为者脑海中浮现的气象一致。
  日本人之所以性格和思维独特,直接原因就是他们儿时的教导方法。日本儿童到达一定岁数要强制断奶,他们在母亲或者哥哥姐姐的背上长大。儿童常会受到父母的逗弄,当他们意识到这是开玩笑时,这种怕被人嘲笑的意识已挥之不去,成年人受人嘲笑时的感到仍有童年时期的阴影。儿童时期和老年时期是日本人最自由的时期,这和我们小时受父母管束,老了受儿女约束,中年自己拥有最大的自由恰好相反,日本男女儿童可以一路玩耍,大了之后则被分开,他们接收各类为了将来适应社会而设置的练习,坐姿、睡姿、言行等等。这些练习与之后在社会上的义务与情理同为一套体系,相辅相成。
  自屈膝投降以来,日本经济在战后迅猛成长,一度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即使比来被我国超越,我们依然不能否定日本人的厉害之处。一个像日本那样在狙击珍珠港前约十年时间里,把国民收入的一半用于军备和维系军队的国家,一旦停止这类支出并慢慢减轻取自农民的租税,是完全可以为健全的经济建立基本的。在战后的德国和意大利,都有盟国军政府来治理,唯独在日本,美国保留天皇,并应用日本政府和官员来代为治理,而且卓有成效,恰是因为日本的这种独特文化和国民性格。日本将军国主义视为已经熄灭的光,假如世界上其他国家有这种军国主义趋势,日本很有可能擦掌磨拳,想要死灰复燃。但灾害性的教训曾告诫日本人战斗不是成长的可行之路,我们监视日本以防军国主义复辟,日本也试图证实他们将用和平的方法重回大国地位以保持荣誉。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固然有一定的事理,但这更多的是那些为了保护自负的人喊出的最后口号,我们毕竟会为代表正义的失败者惋惜,为代表正义的征服者喝采!
由《菊与刀》看日本

上一篇:做个无用的闲人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