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无用的闲人

时间:2019/11/1 14:07:16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阅读:23   评论:0
内容摘要:《庄子。人间世篇》有这么个故事:庄子与弟子,走到一座山脚下,见一株大树,枝繁叶茂,耸立在大溪旁,特别显眼。但见这树:其粗百尺,其高数千丈,直指云霄;其树冠宽如巨伞,能遮蔽十几亩地。庄子忍不住问伐木者:“请问师傅,如此好大木材,怎一直无人砍伐?以至独独长了几千年?”伐木者似对此树不...
《庄子。人世世篇》有这么个故事:庄子与学生,走到一座山脚下,见一株大树,枝繁叶茂,耸立在大溪旁,特别显眼。但见这树:其粗百尺,其高数千丈,直指云霄;其树冠宽如巨伞,能遮蔽十几亩地。庄子忍不住问砍木者:“请问师傅,如斯好大木材,怎一向无人砍伐?以至独独长了几千年?”砍木者似对此树不屑一顾,道:“这何足为奇?此树是一种不顶用的木材。用来作舟船,则沉于水;用来作棺材,则很快腐烂;用来作器具,则轻易损坏;用来作门窗,则脂液不干;用来作柱子,则虫蚁蚀之,此乃不成材之木也,无所可用,故能有如斯之寿。”

  听了此话,庄子对学生说:“此树因不材而得以终其天年,岂不是无用之用,无为而于己有为?”学生恍然大悟,点头不已。庄子又说:“树无用,不求有为而免遭斤斧;白额之牛,亢曼之猪,痔疮之人,巫师认为是不祥之物,故祭河神才不会把它们投进河里;残废之人,征兵不会征到他,故能终其天年。形体残废,尚且可以养身保命,何况德才残废者呢?树不成材,方可免祸;人不长进,亦可保身也。”庄子愈说愈高兴,总结性地说,“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却不知无用之用也。”

  格物如斯,何况人乎!

  什么叫做有用呢?有用的本义就是有功用。人容身自我,以财色名利依靠身心,这就是有用。换言之,有功利等于“有用”。假如一小我不再追求名利事业,随缘于极简安静的生活,只追求心坎的宁静,没有利他之用,那从世俗的眼光来看,就是无用之人。

  没有一定底气,做不了“无用”之人;没有相当自信,做不了“闲人”。真正的行者,走的恰是无用闲人的途径。那什么又是闲人呢?闲即不忙,多半人平生为贪嗔痴而忙碌,为功名利而奋斗,没有一刻消停过。假如一小我不为世间名利忙碌,而是心安理得地天天静看云舒云卷,无所作为,从世俗的眼光来看,这就是闲人。

  做一闲人,天天看看无用之书,品品无味之茶,做做无聊之事,只要兴之所向,就是享受,无需其余什么来由。由此我忽然明白了,兴趣和有用不一定关联,甚至兴趣和成功也不一定成正比,对一件器械有兴趣,不一定能包管你成功,却能让你从天天职业化的奔走中解放出来,从天天法度模范化的面孔中解脱出来。让你的生命活出自己的精彩。

  感触感染这种“无用之用”,学会用“无用之用”的立场对待残酷的人生,会使你的生射中洋溢着一种充分感。它不一定有镁光灯闪耀下的那般奢华残暴,却可能长久流淌在你的心灵之中伴随平生。这就是前人所说的:“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的事理。

  无用可以有大用,虽用而无功用;闲人也可以貌似不闲,但再忙老是闲。这世界上,最尊最贵最有价值的,都不是所谓真正有功用的物品,而那些超越世俗、超越死活、超越人道局限的器械,您再有钱,再有面子,也未必有缘获得。

  听虫鸣蛙唱,看草长莺飞,让我们一路借三月的春风放飞心灵,做个无用的闲人吧!做个无用的闲人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