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幸福

时间:2019/11/28 11:21:51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阅读:5   评论:0
内容摘要:妈妈是幸福人(刊于星洲日报【星座版】 11/06/2005)妈妈是福州人。但自从她嫁给爸爸,大约一两年就学好兴化话,并在日常生活完全都是说兴化话。我们三姐弟从小就说一流的兴化话。同时不知怎的,可能是常去外婆家,我们也说得一流的福州话;虽然妈妈在家从来没有与我们说福州话。我们家去的...
妈妈是幸福人(刊于星洲日报【星座版】 11/06/2005)

妈妈是福州人。但自从她嫁给爸爸,大约一两年就学好兴化话,并在日常生活完全都是说兴化话。

我们三姐弟从小就说一流的兴化话。同时不知怎的,可能是常去外婆家,我们也说得一流的福州话;虽然妈妈在家从来没有与我们说福州话。

我们家去的是兴化人的教会,妈妈也都是与人说兴化话。偶而与人说起我妈妈是福州人,竟没有人信任;人人都惊奇于妈妈的兴化话完全没有福州腔。顺带一题,爸爸的福州话也是一流,没有人会困惑他不是福州人。

有趣的是,有时爸爸会对着妈妈说福州话,或者妈妈对着爸爸说兴化话,很是可爱。我们三姐弟则是福州兴化都行,完全没有问题。

从说话的融合,可以看见爸妈情感的融洽。妈妈去世后的这几天,爸爸告诉我们很多旧事。妈妈十五岁就与爸爸定亲。昔时女方要求三千元聘金,爸爸一口准许;当时祖母在他大腿上捏了一把。

婚后,他们甘苦与共,共创未来。数十年来,爸爸的薪水都是全数寄回家,妈妈则负起身里大小事。爸妈里应外合,为我们筑起安泰窝。他们互信互重互爱,给我们供应安然感,也立下了好榜样。这一年多以来,爸爸照顾妈妈相当辛苦, 但他说,几十年都没有在家照顾过妈妈,此次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出殡那天,妈妈的一位同伙,安然,哭成泪人。她一见我就紧紧揽住我,一向说她是多么不舍得妈妈,吃不下、睡不好、想不通,还一向捶胸口哀痛。

瞻仰遗容的时刻,我已经哭得不成人,纸巾都快用完了。哪知,安然瞻仰遗容经由的时刻,竟递给我一包纸巾,让我惊奇又窝心。安然是一个奇人,很多人都未必理睬她;但她与妈妈是好好的同伙,现在她也好爱我们。妈妈,你有如斯同伙,真是幸福啊!

妈妈切脚兼中风的这一年多以来,民都鲁的教会,香港的教会同学师友, 诗巫的卢牧师夫妻与教会,以及妹妹工作的教会,都给予妈妈及我们一家人莫大的关怀与爱心支持,深深激动我们。爸妈老是「感叹」的说,世上怎么有如斯有心的人呢?

如今,妈妈已经息了地上的劳苦,比我们先回天家去了。妈妈安葬在兴化公会的墓园,这令我很激动;她好比一个宣教士,嫁进兴化人的家庭,且成为永远的兴化人。

但我更认为,妈妈未必是福州人,也未必是兴化人,看回她的平生,她是一个「幸福」 (「兴」化+「福」州)人;爸爸爱她到底是众所皆知,我们三姐弟勉强也算象样,祖母的无怨服事,还有在病痛刻苦时代,深得一大班不曾谋面的教会同伙一向的祷告、鼓励、安抚,以及数不尽的礼物……

妈妈,你的平生未必很长,但已经很幸福……看见你在最后睡得好安祥好安祥……我们都很欣慰。 你得安息, 叫我们的伤痛暂时削减了一些……我们, 云中见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