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城市里,也做徒步家

时间:2019/12/2 12:39:58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阅读:5   评论:0
内容摘要:即便生活在钢筋水泥构筑的大城市里,即便我们原本不是强壮刚健的人,也不妨设法成为城市里的徒步家  曾经,我是那么渴望高山大海。然而,当我到达海边,我停住了。只要久久凝视那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从我心底深处油然升起的,都是恐惧:大海的绝对空旷,令我倍感虚无;眼看着清...
即便生活在钢筋水泥建筑的大城市里,即便我们本来不是强壮刚健的人,也不妨设法成为城市里的徒步家
  曾经,我是那么愿望高山大海。然而,当我到达海边,我停住了。只要久久注视那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从我心底深处油然升起的,都是恐惧:大海的绝对空旷,令我倍感虚无;眼看着清澈的水却不能够喝,令我备感绝望;海洋深处神出鬼没尖牙利齿的鲨鱼、地壳总在酝酿的海啸、台风和地震,都让我陡生畏惧。我一定要热爱大海吗?不!我明白了:我可以对大海说不。
  当我登过了高山与高原,当我穿过了沙漠与荒丘,当我对那些令人爱慕的极限运动满怀痴心妄想,然我只是坐了一趟过山车,就已经吓得丢魂失魄、惊声尖叫,眩晕发生发火,难道我还敢再想攀岩和蹦极?
  后来的后来,我明白甚至更明白了。我选择了徒步。并不是去日本的熊野古道徒步,行走1000多公里,跋涉于没有路径只有虬龙般占据的树根的古道,每一步又湿又滑,身背硕大又沉重的背包,天天天黑之前必须抵达驿站,否则,全靠自己的野外生计能力。没错,这是徒步。这是徒步家在专业的著名的步道徒步。
  而我的徒步,只是在自己栖身的城区中间。现在的我,太懂得自己:既是城市豢养的动物,又是大自然的信徒;既是一副孱弱的身子骨,又有一颗不甘被宅的心。好在武汉的中间城区,有漫长的江岸线。长江与汉水的沿江步道,已经跨越了40公里,走完它,也算走完了一个“全马”。
  在周五工作停止后,准备好简单行装:一双好鞋、一只轻便双肩背。周六清晨出发,周日傍晚停止,驿站就是自己家。在周休这两天时间里,把室内的一切留给室内,把身心的全部投入自然。周一满血回生,氧气充全身心,新一周的工作就这样开始,其实是很不错。
  在城区中间徒步,主如果有安然感和省心。渴了饿了,商业网点随时弥补。累了乏了,随时随地歇息。不慌不忙步行。收视反听步行。一侧有长江相伴,一侧有林带相随。
  江上有渐渐行进的轮船。江边有闲散沉静的钓鱼人。你还可以暗暗期盼江面溘然冒出欢快的江豚,它们早年曾经油滑地追逐过你乘坐的渡轮。你看花草树木千姿百态各有各的美,它们根本不需人工修剪,该是如何的个性照样如何的个性,全然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枝叶。
  你听各类鸟儿啾啾啼鸣嬉闹追逐,野猫却在草丛中悄然蒲伏潜行,一副猎手架势,你替猎物担心,也替猎手担心。傍晚了,溘然有一只黄鼠狼窜过。野兔老是冒莽撞失,突如其来,与你差点撞面。就这么步行。就这么交流。什么都不用说。大自然总在你耳边浅唱低吟。太阳把植物的气息晒得愈发浓烈了,真香。你呼吸逐渐加深。你全身高低是如斯通透舒坦,没有再美妙的了。
  请不要笑话,我把我这样一种步行,也叫做徒步。在我看来,名称只是名称,合适的,就是恰到好处。在这个世界上,断没有独一的生计方法,断没有独一的审美方法,也断没有独一的徒步方法。

相关评论